上周,“浙江名醫館”推送了省腫瘤醫院放療大科謝淑萍護士長的一篇文章,探討了面對腫瘤病人時該不該直接告訴他們病情。本周坐鎮空中診室的省腫瘤泌尿科主任朱紹興對此也有同樣的看法。
  “老趙,你是怎麼看待自己的病情?”“老趙,我知道你很痛。因為你的病情現在有一些變化,腰椎上出現了亞臨床竈。”
  這是謝淑萍護士長告訴病人壞消息的一種方式。她儘量避免使用諸如“癌”、“腫瘤”、“轉移”等很有刺激性的字詞,而是用“病”、“跑”、“亞臨床竈”等病人容易接受的字詞替代。和病人的溝通,有時情商比智商更重要。
  前幾天,在面對老病人老趙時,謝淑萍用這樣的方式告訴了他癌症轉移的信息。
  老趙怔了一下,隨後似乎略微放鬆下來,臉色有點凝重,點點頭說:“我知道,其實也就毛病複發了,轉移了!”
  他的妻子一直在旁邊朝謝護士長使眼色,似乎請求她不要再繼續說下去。
  而謝淑萍用手拍拍老趙的肩膀,仍然用平和的語氣和他說:“如果是這樣,你應該怎麼做?放棄治療嗎?”
  老趙沉默了一會兒,眼睛里似乎出現了一道光亮,異常堅定的說:“我還要努力。”是的,在這之前,他像被人蒙著雙眼在沙漠里跋涉,現在至少他知道向哪個方向前進了,儘管路仍然很難。
  “我一直不主張向病人隱瞞病情,尤其是親人。”謝淑萍說,“一個處在逆境中的人,首先需要的就是相互理解,共同分擔。坦誠討論面對的一切,會更容易使精神重新振作起來。”
  “我非常贊同我們護士長的觀點。”朱紹興說,“像腫瘤現在已經成為了常見病,早期治療效果很好,中晚期治療大多也很有效,即使治不好也能讓病人不那麼難受,有不錯的生活質量。”
  在朱主任和謝護士長看來,患者有知情權、有選擇權,他們在自己的生命旅程中有更多的決定權,別把他們當成盲人、聾子、啞巴,只是有時他們不願意捅破那層敏感的窗戶紙。
  “其實病人接受壞消息的承受能力比我們想象的要強得多。”謝淑萍說,“在現代社會,隱瞞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年輕患者、有知識的患者,都可以借助網絡瞭解自己的病情。相互隱瞞,反而使病人和家屬無所適從,延誤治療,影響患者的心理狀態,更多地降低患者的生活質量和生命的尊嚴。”
  “我從業這麼多年,從來沒見到有病人在得知病情後做出過激反應,告訴他們真相,才能讓他們正確面對。”朱紹興說,這樣做對患者治療無疑是有利的,也是對患者最大的尊重和保護,“我們的腫瘤科醫護人員應該學會和病人溝通,應該知道面對不同的病患時,在適當的時機,以合適的方式告訴病人壞消息。這是一門課程,是一門學問。”
  本報通訊員 王屹峰 本報記者 張苗
  (原標題:委婉地告訴患者更有利治療)
創作者介紹

墨攻

sncxwyfj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